陜西金資:地方金融風險化解的新抓手

發布時間:2019-10-22      作者:證券時報網     分享到:

陜西榆林,被稱作“中國的科威特”。坊間有傳說這樣描述它:“在這里,每平方公里土地擁有10億元地下財富,很多人快速暴富:六七十萬的車,掏現金就買。”

然而,2013年以來,榆林一度成為我國資源類城市金融風險最高的地區之一,聚集的金融風險規模一度高達600多億元。

近日,證券時報記者走進陜西金融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陜西金資”),與一線業務人員探討地方金融資產管理企業如何參與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擔當地方金融風險化解的新抓手。

640_wx_fmt=jpe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webp.jpg

(圖為證券時報采訪團走進陜西金資)

榆林金融風險降下來了

榆林,地處陜甘寧蒙晉五省交界,地理位置十分優越。政府公布的數據顯示,當地煤炭預測資源量達到2720億噸,探明儲量達到1460億噸。因此,煤炭成為榆林甚至陜西的重要經濟來源之一。

2013年,煤炭價格斷崖式下跌,榆林的煤礦大面積停產。作為陜北地區的產煤重鎮,全市99家地方煤礦,一度只有7家在維持生產。價格風險迅速蔓延至資金端口,煤老板們開始抱著僥幸心理賴賬:“大家都不還了,為啥我要還?”

多重因素疊加下,榆林聚集的金融風險規模一度高達600多億元,成為我國資源類城市金融風險最高的地區之一。

為助力榆林化解金融風險,2017年7月,陜西金資與榆林市政府共同出資成立了陜西省第一家地市級金融資產管理公司,專門處置榆林地區的不良資產。

“我們出資6億成為大股東,榆林市政府出資4億,這保證了公司決策的獨立性。”陜西金資黨委書記、董事長冷勁松介紹。

640.webp.jpg

(陜西金資黨委書記、董事長冷勁松)

同時,為化解煤企的流動性風險,陜西金資還通過市場化債轉股等方式籌集了110億元,投入到了榆林地區的煤炭能源重點企業。數據顯示,陜西金資前后累計投放了42億元,收購金融機構不良資產包近20個,不良債權金融超過90億元,占公司不良資產收購總額的比例超過了80%。此外,還大力推進榆林的農商行改制工作,投入資本3億元,撬動社會資本10億元,實現榆陽、橫山兩家農商行13億元不良貸款化解。

“通過政府、銀行、金融機構等多方的努力,2019年上半年,榆林地區的不良貸款余額剩下84.6億元,較榆林金資成立之初減少了117.4億元,不良貸款率下降到了4.11%,基本實現了陜西省委、省政府年初確定的4%左右的目標。這也是近年來榆林地區不良貸款率首次降到兩位數以下,金融風險得到有效釋放和化解。”冷勁松介紹。

創新思維 實現市場化債轉股

1999年,為應對亞洲金融危機帶來的負面影響,行政化力量主導的債轉股開始實施。

“早些年,在政府行政力量推動下,債轉股的模式是先把債收回來,評估作價后再轉讓股權,可能簽約了幾萬億,但最后真正落地的只有幾百億,溝通成本大,效率低。市場化債轉股開展以來,我們立足于企業,創新模式,運用投行的思維,實現先入股后還債,通過逆向思維、反向操作進行了業務創新,間接降低了企業的杠桿率。”陜西金資黨委副書記、總經理孔兵表示。

孔兵指出,通過合理的風險管控,設計合理退出路徑,閉環思維解決了募資難和投資難的問題。如此一來,既積極發揮了主觀能動性,又立足于企業,加快了整個債轉股的周期效率。

640222.webp.jpg

圖為證券時報社社長兼總編輯何偉(左)對話陜西金資黨委副書記、總經理孔兵(右)

在這個理念下,結合陜西的行業優勢和特點,2016年,陜西金資選取了陜煤集團下屬優質子公司實施增資擴股,向企業提供權益性資金支持,再用于償還陜煤的外部銀行債務,降低了債股價格等核心問題的溝通成本,大幅度提高了操作效率。

“我們通過入股,派出董監事,參與標的公司半年報和年報的信息披露,提高公司治理水平。這樣既降低了企業的杠桿率,解決了金融風險,也通過股權混改幫助企業做大做強。”孔兵介紹道。

冷勁松表示,陜西金資以習近平總書記關于金融問題的重要論述為指引,主動圍繞全省產業轉型升級重點領域做好金融服務,既抓不良資產處置,減小“分子”,又抓“活水”引入,做大“分母”,不斷稀釋存量風險。

目前,陜西金資聯合延長集團等省屬企業,以及國壽資產簽訂市場化債轉股合作協議達到660億元,落地270億元,既緩解了企業流動性風險,又有效促進了“險資入陜”和“央地融合”。根據發改委數據,陜西金資市場化債轉股累計簽約額、已落地額分別居全國各類實施機構第7和第8位,全國地方AMC(Asset Management Companies,資產管理公司)第一位。

市場化的人才任用機制

作為一家剛成立沒多久的金融機構,陜西金資為何能在2年多的時間取得如此多的成績呢?

冷勁松表示,“我們大方向是聚焦圍繞防范化解金融風險,但是作為企業,只有找準差異化定位才有收益。”

除了業務模式創新,市場化的股權結構也是公司沒有“思想包袱”,跑在同行前面的重要原因之一。公開資料顯示,陜西金資注冊資本金45億,14個股東,涉及世界500強企業、金融機構,以及地方政府。

陜西金資的主要股東中,沒有一方股權超過三分之一,保證了股權結構和治理的互相制衡;圍繞著股權結構進行部門設置,業務布局,便于獨立經營。

111640.webp.jpg

(圖為證券時報采訪團與陜西金資進行座談交流)

“股權結構和業務模式創新非常重要,但對于一個金融機構而言,我們最大的體會是人才的重要性,找資金需要人才,資產管理同樣依靠人才。”冷勁松表示,公司主張市場決定人才升降去留,“能上能下,能進能出,能增能減”的三項機制運用對象占員工總數達到50%以上, “善為者,途必廣”的企業價值觀,“同路人、主人翁、佼佼者”的行為準則,讓公司不忘初心、健行致遠。

據介紹,陜西金資在省屬國有企業中率先將黨管干部原則和市場化公開招聘方式有機結合,面向全國公開招聘高管人員,組建了一支年齡輕、學歷高、專業強、從業經驗豐富的團隊。

為鼓勵創新,陜西金資每年還大手筆獎勵有突出貢獻的員工。“我們設置了一個創新作為獎,每年獎勵有突出貢獻的員工,獎金是50萬元。”冷勁松透露。

另类小说-淫乱小说-强奷小罗莉小说|